凤凰知道160122:丑哭中国又咋地,再丑的吉祥物也有春天

第696期
凤凰新闻客户端 王月兵

[导语]
昨日,2016猴年春晚吉祥物正式发布——一只名为“康康”的猴。其中,3D版“康康”奇特的造型和红黄绿相间的颜色遭到了网友吐槽:“自打康康这个吉祥物出来后,看谁还有脸对着喜欢的人或偶像说,我要给你生猴子 。”创作者韩美林,同时也是北京奥运会“福娃”的设计者急忙回应:“到目前为止,我只设计了一个猴子头的正面图,别的我都没有参与,3D设计方案从来没有看到过。”
吉祥物,已经是诸多大型体育赛事、城市、球队的标配。不少吉祥物,一出生就因为丑被嫌弃。但对它们来说,丑从来不是成功路上的拦路虎,反倒是逆袭的利器。

●一个成功的吉祥物很难有客观标准
在笔者看来,特色鲜明,辨识度高,能让人记住就是一个成功的吉祥物了。
但这也不是万能的标准。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吉祥物独眼文洛克,具有极强的金属现代感,给人十足的视觉冲击力,但其 “前卫和抽象”的艺术手法还是让不少人觉得另类,雅虎体育曾撰文称,“伦敦奥运会的吉祥物是史上最丑之一”。
吉祥物大都包含本土因素,本土因素既能给吉祥物加分,也能减分。1990年北京亚运会的吉祥物盼盼不可谓不成功,它憨态可掬的形象不仅征服了全国人民,同时也赢得了全亚洲人的好感。但同样包含民族渊源的雅典奥运会的吉祥物雅典娜和费沃斯,则是毁誉参半。它们的名字源于希腊神话,造型则是根据古希腊陶筒雕塑玩偶设计,这很受当地人的欢迎,但不少外国人觉得它丑到哭。
吉祥物成功不成功,似乎都是唯结果论的。总而言之,美从来不是吉祥物成功的标准,翻翻那些在历史上留下大名的吉祥物,你很难找出几个真正美如画的。

●丑到深处自然萌是吉祥物的逆袭路径
当萌大行其道后,丑有了逆袭的可能,因为有了丑萌丑萌。
南京青奥会吉祥物砳砳(lele),就是吉祥物中丑萌的代表。要是没有这个吉祥物,青奥会半点存在感都刷不出来。
公布之初,砳砳和春晚吉祥物康康的遭遇很相似。它因丑收获了“奇丑无比的二货虫子”、“五彩猪腰子”、“彩条袜子”等吐槽攻击。南京人直接叫它“二胡卵子”。(二胡卵子是南京当地的方言,它的含义很复杂。如果对小孩说,就是指“熊孩子”,如果对成人说就稍微有点脏,翻译成普通话就是,“什么JB玩意儿”)

但出师不利的二胡卵子愣是靠跌倒跌出了新天地。“跌倒”本是二胡卵子表演倒立的前奏曲,但当二胡卵子发现网友非常喜欢自己摔倒的蠢萌样后,它们时不时就摔一摔,网友彻底被击起了调侃欲——“不停摔倒求关注”“两只二胡卵子必须同时出行,否则一只倒了另一只没法自行爬起”。

某种程度上来说,吉祥物丑不是问题,能不能激发网友的创作欲才最重要。二胡卵子虽然长相抽象,但抽象的东西反而会有更大的想象空间。比如它的表情可以根据情境的不同表达呆萌、嘲讽、犯贱、吓尿等多种情绪,网友都被这魔性的表情洗脑,通过PS、配文欢乐地展开了再创作,二胡卵子也就丑到深处自然萌了。

●从熊本熊身上,看吉祥物如何才能红的长久不过气
二胡卵子在青奥会结束后就成了过气网红。所以,对于那些想红得久一点的吉祥物,日本九州岛熊本县的“熊本熊”才是模仿的对象。
熊本熊诞生于2010年,2011年正式亮相,是个有着两坨大腮红,心宽体胖的胖子。它是由熊本县政府委托作家小山熏堂及设计师水野学所合作设计的吉祥物,至今已是全日本最火红的城市代言人。在当年,熊本只是个农业城镇,没有太多观光客,更没有什么特别的景点,旅客到九州岛,大多也仅会去福冈、长崎或鹿儿岛。有感于观光产业的疲乏,一群县府公务员靠着独特的营销策略,让熊本熊的魅力甚至超过Hello Kitty与米老鼠,为熊本县带来了数以亿计的经济效应。

熊本熊一专多能,会人工呼吸,能骑车,能跳绳,能泡澡,能倒立,能追牛,能在天皇和皇后面前大跳熊本熊体操,能出席外交场合和泰国总理合照。此外作为熊本县的营业部长,熊本熊会亲自到日本各地出差、品尝不同的美食、和风景名胜合照,参与熊本县政府安排的一切煞有其事的“寻人”“减肥”“发名片”任务,它还是个路痴,经常有健忘症,这种拟人化的设定造就了熊本熊长久的生命力。

此外,熊本熊身上似乎总笼罩着“卧槽怎么是我!”的尴尬气场,它的萌点大概都在它做错事儿之后还想假装没发生过的镇定上,比如身任要职“熊本县营业部长”的熊本熊君去到某打糕厂视察工作,把自己的白手套儿打进了糕里。这种奇异的萌点其实是网友自我联想和发现的结果,风靡网络的熊本熊逗比表情包和gif动图都是网友的集体创作。

萌时代,大家都爱萌物,更爱能让人有联想的萌物。所以,吉祥物“康康”的问题,恐怕还不在丑,而在于丑的也很无趣,没有生机。

本文内容分享来自于凤凰网,谨向原创者致敬!

狂囧网 http://www.kuangjiong.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