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知道160126:没有在北京挂过号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第698期

[导语]
近日,一名女孩在北京某医院站了一两天没挂上号,怒斥票贩子和保安里应外合的视频引发热议。女孩的话成了经典:“300块钱的号,他要4500,我天”“这大北京,如果今天我回家死道上了,那这社会真没希望了。这是北京,首都啊。”
挂号难,几乎是北京大医院的通病。北京协和医院就被病友戏谑地称作“天下第一难挂”,像李冰冰那样轻轻松松就能入住协和医院国际部的人少之又少。
曾有网友说:“人生病首先就没有了尊严”。而挂号,通常就是让一个病人丧失尊严的开始,多少医疗纠纷从挂号开始就埋下了苗头。

(京津冀三甲医院数量分布)
●北京是“全国医疗中心”,资源集中又紧缺

北京不仅是政治、文化中心之外,更是“全国医疗中心”。在北京市预约挂号统一平台上,可预约的医院总数共147家,可预约的三级医院共87家,可预约的三甲医院共54家。北京医疗资源区域分布也高度集中,东城、西城和朝阳三个区聚集了超过一半的三级医院,51.8%的三级医院分布在三环内,尤其是东单和西二环这两条交通主干道周围聚集了多家知名三甲医院。

由于优质集中的医疗资源,北京同时吸引了全国最多的病人。2014年,北京年诊疗近2.2亿人次,日均70万外地患者看病。三级医院诊疗人次达到11058.2万人次,占全部诊疗人次的一半。
而来北京看病的人,大都抱着“既然来北京,要看就看最好的”心态,扎堆专科大医院、三甲医院。那些著名医院优势科室的专家号,诸如北医三院的运动医学科,空军总医院的中西医正骨科,协和医院的呼吸科,同仁医院的眼科、北京大学人民医院血液科的号等等,都是公认的“难挂”。2013年,北京市医管局局长封国生“暗访”同仁医院,他试挂“热门”眼科号,排了一钟头终于到达窗口,被告知上午的眼科号全部挂满。同时,他得知旁边一队的患者早晨4点多就出家门了,6点多到医院挂号也没挂上。

●没有在北京通宵排队挂过号的人,不足以语人生
日本NHK电视台曾拍摄过一集纪录片,关注中国人“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第一个切入点就是挂号。
镜头中,冬天凌晨五点的北京,同仁医院门前排起了长龙,前来就诊的患者及家人约有800人。他们睡眼朦胧,有人大声吆喝着维持秩序,有人说已经排了一宿,一个东北口音的女孩子说又冻出病来这病可咋治……黄牛党兜售挂号券,排队的人抱怨普通人哪买得起。两小时后挂号开始,热门医师的号十分钟挂满,人们垂头丧气:“完了,又完了。白排了,真气人。”
这大概就是所有三甲医院挂号大厅的日常了。虽然如今有了电话、网络挂号(北京预约周期91天),但由于不少病症是急症,起早、排长队、在拥挤的挂号大厅苦熬几个小时甚至数天,对他们来说仍然是最可靠的选择。不少患者都是举家上阵挂号,爸爸累了妈妈顶上,妈妈乏了儿子补上,困了就打地铺,时不时还要防范黄牛和插队者的骚扰。

有网友总结出了在北京各大医院通宵排队的注意事项:1.提前探路,清楚挂号的地点,该怎么进去;2.注意保暖,即便是夏天;3.带小马扎;4.第一次去,别闷头找个人就排后面,先去队首问问情况;5.排前边儿的都是黄牛大爷,守好自己的位置,别跟他们置气;6.跟前后大妈大叔聊点有的没的,上厕所什么的可以帮忙看着位子;7.带点打发时间的东西,iPad 什么的。
最重要的一条大概是“做好失败的思想准备”,医院挂号窗口的号源其实并不多,比如协和医院将50%的号源投放至114预约挂号平台,将30%的号源投放至与中国工商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合作的“银医卡”,医院挂号窗口的号源实际只有20%。

●挂号恼人,但这只是糟糕就医体验的开始

挂号让人心力交瘁,不单单由于时间体力金钱的耗费,还因为其中种种不公平和被怠慢的就医体验。
比如通过凌晨排队、网上平台和电话预约都挂不上专家号,为什么黄牛就能拿到号?除了死排队、利用抢票软件抢占线上号源等手段外,“黄牛”还会和医院人员里应外合。据光明日报报道,北京某三甲医院一位外科医生说,他所在的医院就曾处理过与“黄牛”勾结的挂号前台工作人员。

(数据来源:《2015年度挂号数据分析报告》,由“医护到家”联合中国数字医疗网发布))

不少网友有过类似的体验。@抗猫杀不死 说:“某年北京某三甲名院,我早八点去挂普号,无知乐观,怎可能有。一女号贩子过来推销,交三百你明儿来给你挂好,我说行请问您贵姓电话我先考虑一下。然后我直接上楼到了此科室分诊台,看好护士胸牌,说李护士,下面王姐这会儿忙让我自己来找您加个号,那啥她回头给你。护士盯我一眼,给了号。真事儿。”
@高晓松 也说:“我自己在北京看病也挂不上号,医院门口有大妈声称有号且可以直接带我去诊室。但前提是病例要用大妈的名字,看病拿药都刷她的医保卡,最后按总价打个折给她现金。”
即使挂到号后,也要面对“排队三个钟,看病三分钟”的心理落差。医生每天肩负巨大的问诊数量压力,必须在几分钟内打发掉一个患者;患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挂到号坐进诊室,话匣子还没打开就要走人。
病一天看不好,患者还得来回折腾。经历了如此这般的患者,自然对医院和医生存在怀疑和不信任,那些挂号时开始积累的怒气和委屈很可能被无限放大。

●在北京,平头百姓怎么让挂号变得容易一点?
首先掂量时间成本,没必要挂专家号的就挂普通门诊,普通医院能治的病别去大医院。
如果非大医院专家号不可,首先找熟人,其次找黄牛(据媒体报道,在北京,一般7-14元的专家号,“黄牛”转卖时至少200-300元起,有的知名专家号甚至能卖到上千元),万不得已下只能人肉排队。
此外,还有几个网友和医生提供的非常规路径。
“如果家里有孩子在北京念书,学院的划片医院又比较好的话,可以利用之,学校转诊过去大多是不用挂号的,拿转诊单就可以。”(网友@ Shimizumint)
“中日友好医院的科室先挂个普通号,看时你可以要求他帮你约同科室的专家号的。这样的内部预约很方便,同理看专家要复诊也当即约了吧。牙科不清楚有没有,但是我看过的科室都是可以的。”(网友@陆梦旎)
通过社区医院转诊,挂号更容易。北京大学第三医院院长助理张福春说:“患者可以在就近的社区看病,看完病以后,社区医生会给他推荐,那么如果他需要转到北医三院进一步就诊,他可以通过医生工作站,还有他的社区的,绿色通道的方式来帮助患者预约。那么这个方式更简洁一些,因为绿色通道,我们留一定号源给这个社区。”

经济有条件的,可以考虑私立医院或出国就医。在全球“医疗旅游”市场上,亚洲是领头羊。根据BBC的报道,2010年89%的国际患者选择到泰国、印度和新加坡看病。城市排名中,曼谷和新加坡名列头两名。此外,日本和香港也是不错的选择。 在广东,近年来女白领中已经很流行去香港体检;日本因为距离近,口碑好,费用亲民成为很多中国人出国就医的首选目的地。
(看更多这里不讲的内容,请关注微信公号: 鲸鱼往事 onceuponatime2015 )


本文内容分享来自于凤凰网,谨向原创者致敬!

狂囧网 http://www.kuangjiong.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