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知道160127:索罗斯和中国的缘分比你想象的深

第699期
凤凰新闻客户端 王月兵

[导语]
这两天,新华社和人民日报激烈杠上了对冲基金大鳄索罗斯。
原因是索罗斯在2016年达沃斯上的言论。他公开宣称做空亚洲货币,并预言中国经济将硬着陆,引发了轩然大波。
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立即接连发文回击。1月23日,新华社发文称恶意做空人民币或将面临法律严惩;1月24日,新华社严厉警告索罗斯们,做空人民币死路一条;1月25日,人民日报刊文《做空中国者终将败于市场》;1月26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刊文《向中国货币宣战?“呵呵”》,同一天深夜,新华社发表《置身做空喧嚣 中国缘何淡定》;1月27日,新华社再接再厉,评论索罗斯的观察视角显然属于“选择性失明”。
能引起新华社和人民日报高度重视的索罗斯,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他和中国又有什么历史渊源?

●盛世巴菲特,乱世索罗斯
乔治索罗斯出生在一个富有的犹太家庭,排行老二。二战期间,在父亲的努力下,索罗斯一家人逃亡到英国。在英国时,索罗斯考入伦敦金融学院学习经济,师从英籍犹太哲学家卡尔?波普,波普的思想对他影响很深。26岁索罗斯只身赴美,在华尔街奋斗,几十年后终成一代股神。
索罗斯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头——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对冲基金经理。1969年他的量子基金成立到2000年他第一次退休的时候,他的基金给投资者的年均回报率高达31%。到2010年,他的基金的总收益甚至超过了巴菲特。
大家最耳熟能详的是他一生中那些被人津津乐道的漂亮的“货币战争”。1992年,索罗斯进攻英镑,击败英格兰央行,迫使英国退出欧洲汇率体系,当年他一人净赚6.5亿美元;1997年,索罗斯进攻泰铢,令泰铢汇率及泰国股市重挫并触发亚洲金融风暴,时任马来西亚总理马哈蒂尔称他为“一门容易走火的加农炮”。
2012年11月,以索罗斯基金为首的数家对冲基金,做空日元,赚到了近10亿美元;2015年,就在瑞士央行放弃欧元/瑞郎的1.2维持下限前,索罗斯平掉了瑞郎空仓。
在国际金融界流传这样一句话:盛世巴菲特,乱世索罗斯。索罗斯成功的通常路径是:他等待,他绝杀,他下重注,他狠狠赚了。

●索罗斯和中国的缘分始于80年代,曾资助改革开放研究
索罗斯自我定义为投资家哲学家和慈善家。自从开始自己的慈善活动后,他先后投入了40多亿美金,这使他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在这些慈善活动中,索罗斯都持有一个核心观点,即批评的自由表达,是“开放社会”的源泉。
他和中国的缘分也从慈善开始。据南方周末2013年的文章《索罗斯出没中国》,早在1980年代中期,索罗斯就已和中国建立联系,其名下基金会曾在中国设立办事机构。在1986年10月到1989年5月两年多时间里,赞助了中国将近三百个项目,总赞助额250万美元,资金主要用于派遣赴美学者以及接待美国来华人员、进口美国和西方社会科学书刊、建立讨论性质的沙龙,以及资助体改所及其他文化事业。当时不少经济学家就是在这些资金的支持下进行研究或出国访问,经济学家张维迎曾在一次演讲中说:“索罗斯对中国经济学的贡献是非常巨大的”。
2005年,索罗斯基金会重返中国,为中国非政府组织及相关机构捐赠了共计近200万美元的款项,主要用于支持法律援助、公共利益诉讼、环境保护以及艾滋病防治等。

●1986年索罗斯第一次来北京,荣毅仁请他吃饭
据证券时报报道,1986年10月索罗斯来北京,中信集团董事长荣毅仁请他吃饭,交换名片时索罗斯震惊了——荣毅仁的名片上就三个字:荣毅仁。荣毅仁说自己名字是红色资本家的代称,也算是经济改革的一面小红旗,然后又低声说,“其实我就是不想别人打电话影响我休息”。
在饭桌上两个人聊了很多对全球经济的看法,荣毅仁的助手向索罗斯问了很多国际金融的问题。事后索罗斯评价:“这位助手是难得的人才”。助手叫秦晓,秦晓后来担任招商局集团董事长。
后来他们一起登上当时北京最高建筑的楼顶,索罗斯嫌空气不好,问荣毅仁有什么办法解决北京的空气污染问题。荣毅仁说,得靠国家制定相关政策才能治理。

●与季羡林一见如故,结交为哲学之友
索罗斯一直用哲学思维思考金融投资问题,据说他的书架上摆满了马克思、恩格斯、黑格尔、罗素、波普尔等人的哲学书籍。他在投资中不断论证和推行自己的思想,构建他心中的哲学梦以及理想国。在著作《这个世界的傲慢与无知》中,索罗斯一直强调:“我们所处的社会是一个不完美的社会,人类的行为具有彻底的易错性。”
据索罗斯前中国事务顾问梁恒讲述:“在他进中国之前,我和他说儒家的内圣外王,佛家的慈悲众生,道家的天人合一,还有王阳明的坐而思,起而行,知行合一。索罗斯特别喜欢王阳明,说他是行动的哲学家。他学庄子老子,说庄子的境界更高。”
索罗斯与季羡林一见如故。梁恒说:“八十年代来北京的时候,索罗斯和季羡林有一次吃饭,两个人惺惺相惜,吃了饭以后两个人还想聊,在房间里,他和季羡林从西方哲学聊到东方哲学,很晚了,我们两个人送季先生离开酒店。当季羡林先生在深夜夜色消失的时候,他就讲,我在中国还有自己的哲学之友。”
“2001年索罗斯来中国的时候,他很想去看看中国的书店是什么样的,因为当时会议安全保卫管得很紧,我说行。我们两个人就从国际俱乐部游泳馆后面出去,出去以后我们上了出租车到了西单书城,进去一看很多人,他就特别高兴,说中国年轻人有这么多买书的。结果一看财经类、理财类的人特别多。他让我带他去看看哲学类,一看,里面只有三四个学生。他就摇摇头,说现在追求真理的人越来越少了。”

●1998年,索罗斯第一次和中国政府狭路相逢
对于索罗斯,中国人最熟悉并引以为傲的是98年索罗斯做空港币的失败。在许多中国人眼中,索罗斯就是一个满腹阴谋、道德败坏的投机份子。
1997年底,香港受到亚洲金融危机的严重冲击。索罗斯旗下的量子基金和老虎基金狙击港元,大量抛售港元及沽空港股期货获利。
1998年3月,刚刚出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了任内第一次记者招待会。在答记者问时他强调:“如果在特定情况下,万一特区需要中央帮助,只要特区政府向中央提出要求,中央将不惜一切代价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保护它的联系汇率制度。”
香港金融管理局在中央政府支持下,毅然动用1200亿元外汇储备大举入市购买港股,才迫使索罗斯等炒家在8月底期指结算时,高价平仓损手离场。
还有一种说法是,当时时任香港预备委员会委员兼组长的高尚全曾经秘密会见索罗斯,说服索罗斯不撤走资金。此前,高尚全向朱镕基总理建议说:“亚洲金融危机有个教训,马哈蒂尔和索罗斯对骂,韩国比较聪明,欢迎索罗斯访问,消极变积极了。因此我们要积极作好索罗斯的工作。”高尚全来到位于华盛顿的世界银行,通过世界银行行长安排与索罗斯见了面。谈到香港问题,高尚全对索罗斯说:“香港的问题您一定要注意,一是香港是有准备的,二是香港是有实力的,拥有980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三是香港有内地中国政府的全力支持。”索罗斯听了高尚全的意见,没有在金融市场上捣乱。(大众日报《高尚全:中国经济改革前驱者》,作者程冠军)
索罗斯后来多次接受采访,坚称无悔当年参与狙击港元行动,强调自己没错:“我在金融市场从事投机活动,是合法的行为,如果不合法的话,我不会做。”“从亚洲金融风暴这个事情来讲,我不炒作它照样会发生。我并不觉得炒外币、投机有什么不道德。”

●对于中国经济,索罗斯的态度不是一成不变的
2009年,索罗斯到访中国,在复旦大学发表演讲,并受马云邀请,在其私人会所和中国企业家会谈。当时他主张“唱好”中国经济。
2013年,索罗斯先是在香港参加INET年会,后又前往博鳌论坛,并发表了有关中国问题的演讲,预言中国经济有“硬着陆”的风险。当时索罗斯的频繁到访和高调谈论,就让不少大陆人士开始心生警惕:索罗斯对亚洲和中国的关注,是否表明某种制度漏洞和落差又已进入他的视野?对此,索罗斯本人并未直接作出回答。曾和索罗斯共事的罗伯特约翰逊说:“只能说在观望中。”
如今,索罗斯再次高调返回,这一次他会得偿所愿吗?
(看更多这里不讲的内容,请关注微信公号: 鲸鱼往事 onceuponatime2015 )

本文内容分享来自于凤凰网,谨向原创者致敬!

狂囧网 http://www.kuangjiong.com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