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知道160202:中国哪里人发的红包最大?

第703期

【导语】
春节临近,又到了发红包的时候。在此时,很多人会把红包等同于压岁钱。事实上,起源于汉代的压岁钱,最初的重点并不在于钱,而在于压岁(祟)。大人发给小孩压岁钱,是希望小孩能够远离鬼祟的侵害。如今,压岁钱的重点变成了钱,而压祟驱邪的本意已无人理会。
压岁钱“重点”变化,是因为“发红包”这个传统,曾经历过巨大波折。表达祝福、吉祥寓意的红包,曾在一段时间内遭到了人为的禁绝,当红包卷土重来,却成为人情世故、礼尚往来的一部分。如今,随着技术的进步,红包的寓意再次扩展,它成为了全民的游戏和狂欢。

●过年发红包的习俗是怎么来的?
当前对“红包”起源较为普遍的说法,是流传于民间的关于“祟”的故事。传说,“祟”是一个身黑手白的小妖,每年除夕夜里出来,用手在熟睡的孩子头上摸三下,孩子就会吓哭发烧呓语,醒来后变得痴傻。人们害怕“祟”来害孩子,故除夕夜里彻夜不睡,即是“守祟”(守岁)。嘉兴府一户人家,无意间发现,用红纸包着八枚铜钱,除夕夜放在孩子枕边,可以吓跑“祟”,随即众人纷纷效仿,春节发红包逐渐成为习俗。
而能被历史考证的类“红包”,最早可追溯到汉代的厌胜钱。作为专为佩戴赏玩而制的避邪品,此类钱币上一般铸有“千秋万岁”、“天下太平”等吉祥语以及龙凤、双鱼、星斗等象征意义较好的图案。至唐时,有“掷钱为戏”、“散与金钱”、“洗儿钱”等说法。宋元时期,逐渐形成与现代较为相像的“压岁钱”习俗。及至明清,压岁钱多被彩绳串起。清朝人富察敦崇所著《燕京岁时记》记载:“以彩绳穿钱,编作龙形,置于床脚,谓之压岁钱。尊长之赐小儿者。亦谓压岁钱。”

到了民国,压岁钱演变为用红纸包一百文铜元给孩子,其寓意为“长命百岁”;给已经成年的晚辈压岁钱,红纸里包的是一枚大洋,象征着“财源茂盛”、“一本万利”。

●发红包的习俗影响了整个东亚文化圈
发红包这件事历史久远,不但中国大陆有这样的习俗,香港、台湾地区,甚至日本、东南亚都有类似的习俗。
隋朝时候,日本遣隋使在完成使命回国时,朝廷官员设宴送别并赠送礼物,在包装上用红白染色的细蔴绳捆扎在一起象征友好平安。此后,这一礼仪文化流入日本,当时用细蔗绳打的结就慢慢地演变成今天日本著名的“水引”结绳文化。如今在日本,家长会派“お年玉”给小孩。
19世纪初,很多中国人移居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谋生,称为“跑南洋”。中国的红包文化也随之传到了东南亚。由于马来西亚地处热带,树木葱笼,绿色是马来人生活的主色调,所以马来人把红包变成了“青包”。

在台湾地区,红包还有政治含义。政治人物每年春节自己写春联、发送小额红包,都是很流行的亲民方式,马英九当政的这些年,每年都会推出设计精美的红包,印刷量高达几十万份。

●在大陆,发红包的习俗曾在文革时遭禁绝
1967年,中国开始“破四旧”,过“革命化”春节:“移风易俗过春节,大年三十不歇脚”“干到腊月二十九,吃完饺子初一早晨就动手”。这一次,人民群众被发动起来了,不准放鞭炮 、不准烧香拜佛、不准滚龙舞狮。过年不说“恭喜发财”,说“祝您今年见到毛主席”。“上海市革命委员会”革命化春节发起者更是认为:“什么敬神、拜年、请客、送礼、吃喝玩乐,都统统见鬼去吧!”这样的春节,一过十几年。
十年间,最典型的过春节场面是:一家人围坐在毛主席像下吃年夜饭。饭前,要召开一次斗私批修的家庭会,做父母的会放下架子,和子女相互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儿女也可以向父母“开炮”,最后全家人把思想统一在“一切革命队伍的人都要互相关心、互相爱护、互相帮助”的光辉教导上。时钟敲响12点,“爸爸同志,妈妈同志,春节好!”子女常常这样给父母拜年。在这样的背景下,发红包的传统也被当作“四旧”破除了。

●最近二三十年,红包文化卷土重来
上世纪80年代之后,大陆地区的红包文化卷土重来,南北方发红包的不同也开始显现出来。
在广东,是有派发“利是”的传统习俗,一般是已婚人士发给未婚人士、长辈发给晚辈、上司发给下属。由于派发“利是”者重在祝福和心意,收“利是”者也重在讨个吉利,因此广东人派发“利是”的金额不大,一般都是10元、20元、50元而已,而且派发的对象也比较广泛。
而北方的红包明显就要“厚实”不少。在上世纪90年代,北方城市家庭的红包已是百元起步,近些年则是水涨船高,500元、1000元的红包已不鲜见。根据媒体的调查报道,压岁钱、红包已经成为了很多人春节最大的支出项目,甚至有人发红包发出了一个月的工资。不过,与广东不同,北方的红包往往赠予关系较为亲近的亲属和朋友。

发红包的压力大,收红包的也开心不到哪里去。收到红包,最开心的应该是孩子,然而大人会通过连哄带骗,又将压岁钱从孩子手中拿过来。很多人都有这样的儿时体验,包得越大的红包越没有意义,因为最终必须上交给父母。
大人其实也很无奈,因为自己的小孩收到多少红包,自己也得如数包还给对方的孩子。说到底,收发红包都是大人之间的事。因此压岁钱和其他份子钱本质上没有多少差别,是中国人情社会的一部分。它们的存在,某种程度上是为了显示人与人之间的客气与亲密。
红包为什么会越发越厚?中山大学的叶春生教授就表示:“红包是中国人的一种交往方式,具有表达祝福的含义。实际上,这种交往方式的意义并不能低估,有时红包的来往会是个人身处社会关系网络之中的一个确认,有时红包的多寡还是衡量彼此关系深浅程度的一个尺度。再次,对于一些人来说,它还是体现个人身份的一个标志。”


●中国哪里人最爱发红包?
改变了人们购物方式的互联网,也在改变人们发红包的方式。最近两年春节期间,手机抢红包成为了一项全民狂欢的游戏。手机红包诞生于2014年春节。当时,微信支付率先推出抢红包功能,随后,支付宝也加入了红包大战。上亿人参与到这场狂欢中,技术实实在在改变中国人的过年方式。
在这场狂欢中,哪里人玩儿得最HIGH呢?2015年,微信公布的春节红包大数据显示:广东、浙江、北京、江苏、上海、福建、辽宁、山东、陕西、四川,是发放红包数量最多的十个省份。
而2015年支付宝全民账单数据显示,2015年,发红包最豪爽的男人来自福建漳州和浙江杭州,去年分别人均发了1477元和1433元红包,紧随其后的是福建莆田、浙江温州和山东潍坊。从人均金额上看,三四线城市发红包普遍比大城市阔绰。
有评论认为,抢红包正在毁掉春节。事实上,由互联网公司发起的红包大战能够得到热烈追捧,正是因为它代表了国民情趣。相比于味同嚼蜡般的拜年短信,有了抢红包的春节是不是更热闹、更喜庆一些?
(看更多这里不讲的内容,请关注微信公号: 鲸鱼往事 onceuponatime2015 )

本文内容分享来自于凤凰网,谨向原创者致敬!

狂囧网 http://www.kuangjiong.com

赞 (0)